欢迎访问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仁爱红会>红会医院报

踏春

发布时间:2018-06-21 浏览次数: 825

 

踏春

何炳荣

 

我独行在江南的春天里,

享受三月的春光。

悄悄地伸出双手,

触摸春的温柔。

 

那软软轻轻的风,

如触如抚,如丝如缕。

是罗袖滑过面颊,

是裙袂轻拂腕肘。

摇动一树树琼枝玉叶,

吹开万千种紫恨红愁。

荡漾起伤心桥下的春波,

空惹得桃花帘内的人瘦。

送来小巷深处的春雨,

飘落海棠枝头的锦绣。

 

三月的细雨,

空濛似雾,轻润如酥;

是女人叩在情郎肩上的拳头。

缠缠绵绵,滴滴答答,

欲爱还恨、欲止难休。

总招得梨花带泪,桃杏含羞。

 

我想寻觅春雨里的梦境,

却找不到那条小巷,

有一堵颓圮的残墙,

油纸伞常在墙前飘过,

还有一位穿着旗袍,结着愁怨,

像丁香一样的姑娘。

 

在霏霏的细雨里,

听青草池塘的蛙声,

忆呢喃梁间的紫燕。

随处烟柳绿,

几里菜花香。

在欸乃远去的浆声里,

追思儿时湿润的梦想。

 

我静静地行走在春光里,

深深地吸纳花的芬芳。

那浮烟里缥缈的繁樱,

是天边的白云,

是江滨的落霞。

一片片云淡风轻的飘逸,

收获了多少欢声笑语,

放飞了多少忧伤、惆怅。

 

万千条婀娜的柳丝,

含雨带烟,无风自摇。

浅点白堤的春水,

漫拂苏堤的六桥。

新叶凉凉地轻拭笑靥,

柔枝软软地拂过发梢。

面对着青青杨柳,

却暗妒月上柳梢。

眼前青山年年在,

韶华随风一去遥。

 

曾暗叹“轻薄桃花逐水流。”

今又见浅红深紫满枝头。

春风十里二堤路,

尽是游人赏花来。

 

我缓缓地孑行在春光里,

满目是春天的繁花:

迎春、海棠、紫荆、春兰,

浓浓淡淡,灼灼其华。

一群花儿样的少年,

围着几丛名唤喷雪的花。

我的顶上也长年喷雪,

却不见有人回头看我。

 

随风飘飞的花雨,

纷扬似雪,翩翩如蝶。

踏着滿地的落红,

我在春光里独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