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仁爱红会>红会医院报

做个有温度的陪伴者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浏览次数: 237

做个有温度的陪伴者

张弛

职业关系,注定穿梭于生死一线,观世间百态,尝疏淡得失,守一丝善念,从初生的婴儿,到暮年的老翁,不负每一个平凡的遇见。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声啼哭,呐喊出了你对这个世界热爱的程度,离世时身边人流的潸然之泪,诉说着这个世界对你热爱的程度。夏时梦长,秋时昼短,刹那芳华,岁月面前难隅抗,谁也逃不脱,转瞬就到眉眼低垂,发染斑驳的模样。

老了的时候,谁会陪在你我身旁,理想状态是伴侣身体比我健壮,且惺惺相惜,不需在医院限制自由,尚可用眼去看世界的精彩,用脚步去丈量生命的厚度。其次是与子女关系融洽,且他们生活工作安排得当,能在闲暇之余顾得上陪伴,说话,或者带着儿孙嬉戏满堂。但我所旁观的更多的状态,是在医院度过。不熟悉且有可能频繁更换的保姆,穿着冷色白衣的医生和护士,成了在生命最后阶段陪伴我们老去甚至死去的人。

所以,面对老人,我们除了是医者,更多时候,也是个照顾者。有时我们需要用更大的分贝去询问,以照顾他们不再听得清晰的耳朵;有时我们需要用更多的耐心去解释,以缓解他们面对衰老时的恐慌;有时我们需要花上半天时间逗他们开心,他们才能甘愿把针打上;有时我们需要跟家属一起合力演戏,才能哄他们吃下必须服的药。

有位老人对我们平时要求及其严格,但却私下悄悄带上老花镜,用颤颤悠悠的双手,一笔一顿写下感谢。有位老人总嫌我们忠言逆耳,束手束脚,偷偷甩开保姆走了几步,就栽了跟头。我们急急忙忙跑去检查一下有无受伤,她却先大声嚷嚷:我知道错了,不许说我!有位老人险象环生,清醒过来,口不能言,用手指指自己的气管插管,眼神无辜委屈得如同婴孩。有位老人记忆慢慢衰退,渐渐开始忘记身边的人,甚至忘了自己是谁,但却偶尔记得几个医生护士的名字,有时候等着他越来越长的停顿之后叫出我们的名字,那份喜悦不亚于教会孩子第一句牙牙学语。

白色究竟是属于暖色还是冷色,取决于温度。当他们在看见白衣时,不再觉得冰冷和畏惧,甚至能在凑近时闻到衣服上的消毒水味道时,感到的是温馨和信任。我想,这就是我工作的最大意义所在了吧。

做个有温度的陪伴者,陪他们用一成不变的方式慢慢活着,保留所有粗糙又单纯的美好。做个有温度的陪伴者,在他们老得像个孩子的时候,就像孩子一样被呵护。做个有温度的陪伴者,好让我们在面对猝不及防的生死离别时,少一点遗憾,多一些深刻。做个有温度的陪伴者,但愿在你我老时也能遇到这样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