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仁爱红会>红会医院报

茶--成皿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浏览次数: 235

茶--成皿

茶,香叶,嫩芽。

十多年的爱好在老茶缸前不值一提,而十多年的沉浸,牙釉质洗不掉茶的痕迹。

从碧螺春到六安瓜片,从明前龙井到香气浓郁的马肉,从白毫银针到浓酽的熟普,喝着喝着,越觉得自己不会喝茶。

七年是一个生命的周期,普洱会越来越好喝,喝惯了大叶种晒青发酵的普洱,感受到普洱的深度,其他茶顿时失了光彩。

那些拗口的名字就一个个烙在了心头。流沙河东岸是南糯山;勐海最高海拔是2429米的滑竹梁子;景迈有着让人震撼的千年万亩古树茶园;凤庆有最好的滇红;巴达贺松的茶树王1800多岁高龄,却在13年仙逝了;布朗山的山路有多崎岖,边防派出所的政务军衔居然是中校哦;版纳是苦、临沧是涩、思茅是淡,而易武则是柔。

龙井在摘下嫩芽的那一刻,鲜活已经终结了,当嫩芽烘干高温翻炒出现春绿,这份绿和香气就被冷藏起来。

大自然馈赠了大叶茶这种植物,在沸水的冲泡中尽显神奇的变化,茶汤有着兰香、木香、蜜香、陈香,从舌尖滑进喉咙,然后深入到每个毛孔,美到心灵。

普洱是有生命的。同一座茶山采的茶,同一批茶,同一件茶,同一饼茶,不同的时间,给你不同的感觉。岁月会带来惊艳。茶在发酵在转化,茶色、茶香、茶味都会有改变,所以每次喝茶都有期待。

冰岛,多好听的名字。一芽四叶,苦味之后是冰糖的甜,越喝越甜。景迈的涩底茶有浓浓的花蜜香,和厚厚的挂壁。易武为傣语,意为“美女蛇居住之地”,麻黑、落水洞和刮风寨 ,听听这些名字就觉得是土匪出没的地方,这里有着最好的生普。

茶除了喝,还有个特殊的作用,是沟通。你得意的茶,因为没有人分享,心里会憋着难受。对茶有相同的喜爱,会成为挚友。合适的原料,合适的工艺,正确的储存方法,才有好的茶。

来一泡落胃的茶,清亮的茶汤让人沉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