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仁爱红会>红会医院报

醉秋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浏览次数: 240

醉秋

何炳荣

已近冬至节气,杭州却依然是深秋的景象。鸡爪槭的红,银杏的黄,月季的粉装玉琢,枫树的多姿多彩,还有摇曳的芦花,如一幅多彩的云锦铺展在眼前。光线漏过层层枝叶,被薰染成五彩的霞光,丝丝缕缕,缠缠绵绵,影影绰绰,斑驳而迷丽。西湖的水是澄澈的,映着水底的云,长堤的桥,北山街的梧桐,雷峰塔的倒影。遥望湖面氤氳的水汽,忽然想起镌刻在宝石山头的一首诗来:“南北高峰叫杜鹃,斜阳浮翠断桥边。画船归去江湖梦,一半楼台杨柳烟。”

读过郁达夫《故都的秋》,醇厚的文笔如一杯绍兴的百年黄酒让人沉醉。上月去北京专门抽空去了颐和园与香山。漫步在旧时的皇家御园,凋零的残荷,萎顿的柳枝,干冷而蒙尘的空气,令你不忍多费眼目,也不敢舒畅地呼吸。公园是干净的,建筑也精致而奢华,汉白玉的桥,绵延几里雕梁画栋的长廊。只是那树,那水,那触目所及的景物,都缺少一点江南的灵气。香山的红叶缺少水润,如一群冬阳里坐在屋前的老人,庸懒而缺少生气。北方的秋天缺少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色彩和“天光云影共徘徊”的碧水蓝天。

周末的早晨,打一壶豆浆,就着烧饼、油条、葱煎馒头,填饱空虚了一夜的胃,身体也暖暖的。乘车到九溪探寻秋色,听着十八涧欢快的水声,满目是璀璨的霜叶。喜鹊在远远近近的天空里滑飞,枝叶间跳跃。

千年古村龙井是都市里的村庄,更是世外桃源。一幢幢粉墙黛瓦的别墅式民居,廊宇宽畅,亭台雅致,花木葱笼。龙井泉水沿路分成二条小溪,从家家门前流过,清泉淙淙,水声激激。成群囤养的各式游鱼悠闲地逆水而戏。坐在农家向阳的露台上,沏一杯龙井茶,袅袅而升的热气里,明前茶的芽胚在杯中载浮载沉,泛青泛绿。身边的矮墙上一大盆逆季盛开的三角梅在冬日的暖阳里如一盆火焰,明媚而蓬勃。台阶上的金盏菊与山头染霜的黄叶看着无不让人心旷神怡。溪边还有许多主妇在忙着给新宰的鸭子开膛剖肚,准备制作又一批腌品。那是村民用来待客的。睹物思乡,故乡的人也特别钟情腌制食品。只要年景稔熟,一到冬天,家家屋檐前都会掛出一些酱好的鸡鸭鱼肉。多数人家还会釀一缸米酒。每年一过秋收,新米入倉,村子里便整日飘散着醇醇的酒香与腌品的气味,正如放翁的诗中描述:“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豖。”

晚餐,夫人准备了一盘白切羊肉、一碗糖醋子排,还有一个砂锅。自己暖了半锡壶黄酒,慢慢地品着,便有了“醉里乾坤大”的感觉。阳台的腊梅开了,因为盆栽与鸟扑,花蕾稀落,但暗香不减。